第7章 似有道友在此渡劫

關燈 護眼     字體: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

-

去往破廟的路很偏僻,開始還能碰到三兩個進城的趕路人,越走越偏,越來越暗,走到後麵連小路都看不太清楚了,隻餘小路兩邊的長草被她走路帶動的刷刷聲。

“叮咚,整點報時,現在是晚上七點整,溫度適宜,空氣很好,快呼吸新鮮空氣,擁抱大自然吧!”

“都走了一個小時了嗎?也不知道多久能到?”舒醉聽到報時,腳下不敢停,現在是夏轉秋時節,晚上七點,天已經完全黑了。她冇有照明工具,這裡也不像現代的燈火通明,有點害怕兒。

“醉醉,彆怕,我陪著你。”小花花給予精神支援。

今晚的月亮也躲進雲層裡,隻見微弱的亮光。終於,隱約間,可見一座廟頭的輪廓。

舒醉見自己並未走錯路,心底鬆了一口氣,走了快兩小時,終於看到了希望。

“醉醉,快到了,再堅持一會兒。”

“嗯,確實挺累,看來還是要多運動。”舒醉無比後悔,為何當時每天下班後不去暴走五公裡運動,現在也不至於如此累。

小路本就難走,等她走到破廟時,腳底板已經磨破皮,她一瘸一拐地走上破廟的台階。

破廟的門扇已經破爛不堪,隻剩一半還掛在門框銅質的葉片上,舒醉慢慢地推開那半塊門扇,發出嘎吱嘎吱的聲音。

這個破廟不大,她跨過高高的門檻,正中間對著她的是個受人供奉的美人神像,不是她見過的傳統的神,她不認識。那美人嘴角微微翹起,似乎是想到什麼開心的事情,可是眼睛裡卻帶著哀傷,悲憫眾生。

美人的神象有些歪斜,舒醉平常不太敢看寺廟菩薩的眼睛,總感覺寺廟裡的菩薩能看穿人心,所以她都不敢看神象的眼睛,她往下看去。

神像前的供奉台上,被收拾得乾乾淨淨,放著半個糙米餅。

“咳咳.......咳咳.......小柔,明天你記得去撿到包袱的地方,等失主來領取。”

她突然聽到咳嗽聲,看向聲音發出的方向,在進門右手邊的角落裡有一個衣衫襤褸的小女孩,大概十一二歲的樣子,腿上的枕著一個虛弱的婦女,剛纔的咳嗽聲想必就是那婦女發出來的。

那婦女麵黃肌瘦,衣服也破爛不堪,她看舒醉看向她,她對著舒醉回以一個善意的眼神。

“娘.....”

那個小女孩警惕地盯著站在門口的舒醉,她一直盯著舒醉的一舉一動,手也不停的輕輕拍著婦女的後背給她安撫。

小女孩的旁邊看著一個眼熟的包袱,原來舒醉的包袱正是被這小賊搶走的。

舒醉冇有立即去質問她為何搶她的包袱,不動聲色地走到左邊的角落裡,看到旁邊有一些乾稻草,她拿來鋪在地上,然後盤腿坐在上麵。

對麵的小女孩緊緊盯著舒醉,把那個包袱往身後挪了挪,她孃親並不知道她的這個包袱是搶來的,她對她娘說這個包袱是她撿來的。

“小柔,聽孃的話,失主丟失了東西肯定會很著急。”

“你娘說得對,她肯定會很著急,冇有裡麵的乾糧和銀錢,她可能和你們一樣隻能餓著肚子住在破廟裡。”舒醉說完之後,便不再管她們,倒下去睡覺了,她今天走了太多的路,有點累了。

小柔冇想到舒醉會突然接話,詫異地望著舒醉,她看著舒醉背對著她們,睡在乾稻草上,穿著華麗,膚白貌美,和自己完全不像是同一個階層的人,如今卻同自己一起屈身於這破廟中。

她臉上閃過一絲掙紮,然後對她的孃親說道,“好的,娘,明天天一亮,我就去。”

舒醉讓小花花守夜,有事情叫醒她,自己便沉睡了過去。

半夜十一點多,對麵的小女孩輕輕的睜開眼睛,看了看熟睡的孃親,又看了看對麵熟睡的舒醉。她輕手輕腳地爬起身,打開包袱,白天她搶到手後,就翻過包袱,知道裡麵有些什麼。

白天時已從乾糧裡拿出一個糙米餅,分一半她孃親吃,另一半她供奉給那神象,祈求她的孃親病癒。她的孃親病重久矣,她需要銀錢給她孃親治病。她拿出包袱裡的銀錢,看了很久,似乎很糾結,然後還是塞進旁邊的乾草堆裡,其他的東西都冇動,繫上包袱準備給舒醉送去。

她向對麵走了兩步,看到舒醉不怎麼舒服地翻了個身,想了想,又回去把乾草堆裡的銀錢拿出來,放進包袱裡。

她不知道還有個“人”在看著她。

小花花一直盯著小女孩,能看出她心裡的糾結,但是看到她把銀錢又放回包袱裡給舒醉送過來時,她在心裡讚了句,還是個好孩子。

她冇有叫醒舒醉,看著小女孩躡手躡腳地把包袱放在舒醉裡側靠牆,然後準備回去。

突然外麵電閃雷鳴。

“叮咚,整點報時,現在是淩晨零點整,夜晚寒涼,注意保暖。”

舒醉被雷電的轟隆隆聲吵醒,正好聽到係統的零點報時,她睜開眼看到站在她身邊的小女孩,小女孩錯愕地看著她。

她聽到小花花說小女孩是來還包袱的,她對著小女孩溫柔一笑,便冇有再管她,站起來跑到外麵去檢視情況。

今天聽到的整點報時,天氣都一直不錯,並未說有雷雨天,所以現在反常的雷鳴聲引起她的注意。

她想起網上的段子,很想問句,是哪位道友在此渡劫,又想起這正是修仙世界,有修仙者渡劫也是有可能的。

她來到破廟外的一處空地,抬頭看著天上似火蛇般的閃電,橫空劈向前方不遠處的樹林裡,伴隨著閃電而來的是震耳欲聾的雷鳴。

剛開始的天雷還比較平和,隔幾分鐘纔會劈下一道,似乎發現冇有造成什麼傷害,它越來越急,一道道天雷直直地劈下來,冇有一絲絲喘息的時間。

到最後粗如嬰兒手臂般的天雷,已然成了紫色,竟是罕見的紫雷,紫雷帶著劈裡啪啦的電光火石毫不留情的劈下來,彷彿要劈儘萬物,蕩平人間。

這雷雲劈了足足一個時辰,舒醉也看了一個時辰,第一次見到傳說中的渡劫,震撼人心,她無法修仙,不然也想體驗體驗這雷劫。

劈完最後一道天雷,上麵就毫不留戀的收回雷雲,看著天空中恢複了安靜與黑暗,也不知道那位道友是否渡劫成功。

舒醉揉了揉脖子,轉身回到破廟中,看到小柔躲在她孃親的懷裡,都在看著她,她微微一笑,“應該是有仙人在此渡劫,不知道渡劫成功冇有,現在雷劫已經退去。”

凡間的普通人都管修仙者叫仙人。聽到她說仙人在渡劫,也見怪不怪了。

小柔的孃親點點頭,拍拍小柔的手說道:“冇事了,不是懲罰你的,快去睡吧。”

原來小柔聽到那雷聲,自己心虛搶了舒醉的包袱,以為是天上的神明對自己做錯事的懲罰。

舒醉走過去,輕輕拍了拍小柔的頭說道:“小柔是個好孩子,知錯能改善莫大焉。不會懲罰你,應該獎勵你。”

小柔抬起頭,呆呆地看著舒醉,彷彿她是天上的神明,包容萬物,寬容如水般的溫柔。

舒醉不知道她的寬容影響了一個女孩子的一生,她繼續睡覺去了,小柔卻久久不能睡。-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