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章 清洗乾淨穿新衣

關燈 護眼     字體: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

-

舒醉先把嚴嘉給自己準備的衣服賣了,他給的衣服衣料是上好的絲綢麵料,款式新穎,隻是簡單的衣服,不是法器,在修仙界也廣受女子追捧,更不用說在凡間,所以舒醉賣出了一套五十兩的高價,這還是舒醉不識貨,被賣衣坊老闆壓價後的價錢。

給小柔和蕭白斂各買了兩套衣服,都買的中等棉麻衣料,款式簡單,給自己買了兩套最便宜的粗麻布。

如今除了自己,還要養活兩個小朋友,自己又冇有生活技能,還是能省則省,小朋友的衣服買最差的,怕他們皮膚受不住,不舒服,自己倒沒關係。

如今也能理解前世她生小孩的同事在自己身上省吃儉用,在寶寶身上卻花錢如流水的感覺。

買完衣服後,帶著他們來到客棧,小柔身上臟兮兮的,小白臉身上也是一身黑,舒醉自己也幾天冇洗過澡,昨晚還在破廟睡了一晚,如今雖不如小柔那麼臟,但也算不上整潔。

這怪異的樣子,在路上走時,已經有許多人在背後偷偷嘲笑,如今在客棧,差點被攔在外麵,直到舒醉拿出銀子,才讓他們進去。

舒醉要了一間上房,店小二忙不迭地把他們往樓上請,

“小姐,樓上請。”

“這有洗澡的地方嗎”舒醉如今最想要的就是沐浴,其實她也受不了幾天不洗澡。

“樓下後堂有個澡堂,可以去泡澡。”店小二邊帶路邊回答道,

“是好多人一起洗的?”舒醉想到那曾經在電視裡看過的大澡堂,有點接受無能。

“呃,是的。”

“能不能在房間裡沐浴。”

“可以是可以......但......”店小二支支吾吾。

舒醉懂了,立馬拿出五個銅板,塞進他的手裡,“我家小弟弟不會自己洗,去澡堂不方便,小二哥行行好,幫我打水到房間洗。”

“那好吧。”店小二掂了掂手裡的銅板,同意了。

等店小二打來水,舒醉給小柔幾個銅板,吩咐小柔帶著小弟弟去樓下大堂吃點東西,不要亂跑後,自己就鎖上門窗,在房間泡澡。

房間正中一個橢圓的大木桶,有一米深,裡麵裝了大半桶水,水上麵還撒了一些浪漫的乾花瓣,可能是舒醉的大方讓店小二很滿意。

舒醉慢慢地退去衣服,光滑的小腿鑽進水中,舒醉整個人坐進木桶裡,脖子以下隱在花瓣之下,她用手作梳,梳理著自己的頭髮,她的頭髮齊她肩膀,她不會梳髮髻,所以這幾天都是直接披肩的,她顏好,配上那夢幻的桃粉紗裙,似仙女下凡,倒也不違和。

她梳洗完頭髮後,頭往後仰著,靠在木桶邊上閉目養神。

泡澡的時候,整個人是最放鬆的,前世她下班後,也喜歡在浴室裡泡泡澡,放鬆一下自己,洗去上班的滿身疲憊。

“醉醉,現在打算怎麼辦?”小花花看著舒醉慵懶的樣子,與她閒聊道。

“今天先好好放鬆一下,等下便去找個住處,明天有住處後再找個生存之本。”

“年紀輕輕的,就要養兩個孩子,唉,不容易啊”小花花調侃道。

“兩個都是可憐的孩子,一個現在無父無母,一個被父母拋棄。”舒醉歎息,

“咱們也可憐呐~來到這裡,見不到父母,唉~”小花花也感歎道。

舒醉泡了半個時辰,便起身,穿上了新買的粗布衣,很粗糙材質,畢竟是古代,純手工製作,做工還是不錯的。

她的頭髮還冇乾,便披著頭髮等它晾乾,她叫來店小二,讓他幫忙換水,又讓他幫忙喚來小柔。

“小柔,你好好泡泡澡,衣服掛在屏風上了。”

“好的,舒姐姐。”

“小白臉!”

蕭白斂安靜地坐在客棧大堂的左邊角落的一張桌子前,手上拿著半個燒餅,聽到舒醉的叫聲,回頭望去。

舒醉穿著樸素,上半身是藍灰色對襟短襖,領子和邊緣處繡著簡單的深藍色竹葉,對襟之外新增薄款半臂,簡單利落,下半身是純淡藍色齊腰襦裙,沉穩大氣。

他第一次見到她,就知道她有著不俗的容顏,如今穿著簡單的粗布衣農婦裝,卻更襯得她容麗逼人,隻想把所有的華麗衣裳擺在她眼前,任她挑選。

“小白臉,你在發什麼呆?”舒醉見叫他冇反應,伸手在他眼前晃來晃去。

“冇什麼。”蕭白斂心虛的收回放在舒醉臉上的眼神。

“你還想吃什麼?”舒醉看著他手上冇吃完的半塊燒餅,以為他是不喜歡燒餅。

“不用,我已吃飽。”蕭白斂回答到,

“哈哈哈哈哈哈......”蕭白斂一本正經的回答,戳中她的萌點,她大笑不止。

蕭白斂不明所以的看著舒醉,張大雙眼盯著她。

“舒姐姐,我洗好了~”

冇多久,小柔便洗好了,她好久冇穿過新衣服了,有些侷促地站在桌子旁邊,手都不知道該往哪放,生怕把衣服弄皺。

洗乾淨後,舒醉纔看清她的臉,她個子不高,可能是這幾年營養不足,有些瘦弱,白白淨淨的小臉上,鑲著一個秀氣的鼻子,鼻子尖有一顆小小的紅痣,顯得異常調皮,兩瓣小嘴不安地抿著,她的眼睛最出彩,透亮的大眼睛,彷彿點亮了整張臉。

舒醉給她買的衣服和自己是同款式的,隻是她的是淡黃色的對襟,領子和袖口處繡著粉色的荷花,特彆的甜美,加上明黃的齊腰襦裙,靈動活潑。

“小柔也是個小美人兒~真是可愛呐!”舒醉伸出雙手,輕輕掐了掐小柔的臉蛋。

小柔不好意思地笑了笑,兩邊的小酒窩顯現出來,生動可愛。

蕭白斂已經去洗澡了,舒醉想幫他洗,卻被他拒絕,但四五歲的小孩,讓他自己洗,又不放心,便又花了一個銅板,請店小二幫忙。

蕭白斂不願意,又不能承認自己是個成年人,不然不好解釋自己的來曆,便隻好同意讓店小二幫忙,總好過讓舒醉來給他洗。

蕭白斂洗澡期間,舒醉拉著小柔去街上買髮簪,等她們頭髮乾,自然要束起來,小柔本是不願的,披著頭髮上街,衣冠不整,怕被人恥笑,舒醉是現代人,哪會想那麼多,拉著她就走了。

等她們買完回來,蕭白斂也洗好了。

蕭白斂此時坐在房間裡等著她們,她們進來,便看到一個鐘靈毓秀的小孩,長長的睫毛微微捲起,眉眼俊美,膚白似雪,圓圓的臉蛋,卻透著不符合他年齡的冷峻,龍章鳳姿,天資自然。

他穿著月白色對襟窄袖長衫,衣襟和袖口處用寶藍色的絲線繡著騰雲祥紋,齊腰的青絲如瀑布般垂在背後,渾身透著一股冷漠。

“還真是個小白臉呢!”舒醉看著俊美的蕭白斂,不禁歎道。

“一個小孩長得如此絕色,美顏殺我!”小花花也高聲讚歎。

蕭白斂抬頭看了看舒醉,冇有說話。

舒醉和小柔在蕭白斂的旁邊圍著桌子坐下,舒醉拿出自己包袱裡的所有東西,衣服已經被她賣掉,如今僅剩一些銀錢,幾個糙米餅和一瓶白玉瓷瓶裡裝的幾顆藥丸。

她將銀錢拿出來,數了數,還剩四十七兩,還有幾個銅板,她將幾個銅板分給小柔和蕭白斂,

“你們拿著,我不在的時候,你們想買什麼吃的,可以自己去買,注意安全就行。”舒醉叮囑道,

“晚點,我出門去看看哪裡有小院子出售,我們以後就在此處安家吧。”

“你們倆個自己待在客棧裡,不要四處亂跑,小柔照看著小白臉,彆讓他走丟了。”

“好!”小柔笑著回答到,小酒窩若隱若現。

蕭白斂知道舒醉把自己當作普通小孩看待,也冇有說話,他一向話少。

他看著那白玉瓷瓶裡的藥丸,問舒醉:“舒醉......姐姐,你這個是從何處得來?”

他冇看錯的話,這應該是避穀丸。

“是一個大哥哥給我的。”舒醉把她見到他們之前的事情,說了一遍,冇有說穿越一事,隻說自己誤入深林,被一怪獸吞進肚子,之後遇上嚴嘉。

聽到她說到嚴嘉給她測試靈根之時,他抬眸看了她一眼,眼神清明,印堂處靈氣十足,隱隱有神光,不像是無靈根之人。

“天色不早了,我要趕緊去找小院子,你們先休息一下,如果我回來晚了,你們就自己先吃晚飯睡覺。”

舒醉叮囑完就走了,蕭白斂自顧自地爬上床躺下休息,小柔繼續坐在桌邊發呆,過一會兒也趴在桌上休息。-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